良子健身朱国凡:路在“脚”下
发布时间:2016-03-03 浏览次数:
良子健身朱国凡:路在“脚”下 足球竞彩网 百家乐 博彩网
(2011-1-4) 点击:503   关闭    

 

  心力交瘁的朱国凡在2004年放弃了自己在良子健身50%的股份。当时,全国有上千家良子足底按摩店,身为创始人的他在离开的时候,手上却只有3家。很多人都觉得,成立7年的良子将会就此画上句号。

  良子曾是中国最知名的保健品牌之一。《商业周刊》国际版在2004年年底将其做为封面故事,高度称赞了34岁的朱国凡如何让良子“席卷整个中国”。尽管有这种国际性的认可,但良子的品牌声誉后来却频受打击,深陷卖淫等指控的困扰。当时良子在上海的一家大型门店经营失败,损失高达400万美元。现年40岁的朱国凡如今坐在北京豪华舒适的办公室里,回忆那段岁月,他说:“我们一瞬间回到了起点。”

  事已至此,朱国凡做出一个大胆的决策。当时有1100 家连锁店尚能盈利,他把这些股份全部转交给了分店经理,自己不要分文回报。同时,他在北京郊区设立了一个基地,实行军事化管理。新员工身着工作服,在基地接受数月培训,学习按摩技法、如何搭配草药和精油,同时还要锻炼耐力,以应对每天最长10个小时的工作量。老员工每年都要回基地呆上10天左右,以训练新员工,培养同事感情。从目前来看,这一举措颇有成效。由于中产阶级不断壮大,中国的足底按摩市场发展很快,在这个领域里,朱国凡的北京台联良子保健技术有限公司最受顾客信赖。良子保健现在有47 家直营店,据朱国凡说,现在的盈利能力好过以往任何时候。2009年公司总收入为6000万美元,利润达到1500万美元。朱国凡拥有公司55%的股份(他的“一些朋友”分散持有余下股份)。

  新店的规模大过以往的连锁店,在扩张的同时也更容易对质量进行把关。良子的员工人数在不断增加,虽然不能和2003年高峰时期的3.7万人相比,但现在也已经超过了7000人。

  长江商学院副院长王一江刚刚做完良子的案例分析,他说:“放弃连锁经营模式是良子发展的关键一步,对整个行业来说,连锁经营一直都是问题的根源。朱国凡当时基本上无法掌控局面,所以必须要‘清理门户’。”

  朱国凡1997年在老家河南新乡开设了第一家良子洗脚店。在那之前,足底按摩一直都是传统中医治疗的一部分,将其分离出来做为一项休闲活动还是个新生事物。不过,该行业的名声一直不好。中国保健协会的张明在河南省开办了一家按摩培训学校,他表示:“90年代中期,60%的足底按摩店都存在卖淫现象。”

  良子从一开始就要面对这样的指控。1998 年北京展开严打,包括良子在内的3000多家按摩店因此关门。朱国凡说,他当时亲自邀请当地领导来良子店里视察,向他们证明良子是合法经营,之后才得以重新营业。同时,他还在每家店的门口贴出告示,但凡有人举报良子店内有卖淫活动,即可获得3000美元奖金(朱国凡表示他从没有接到过任何举报,也从未被刑事控告)。

朱国凡出身贫寒,自幼辍学,他与那些常见的公司首席执行官大不相同。接受采访时,他身穿短裤和T 恤衫,不停地抽烟,抽的都是他去各地出差带回来的当地名烟。他说:“我每年都要抽出足够时间去放松,享受生活中的种种美好。”

  朱国凡2002年在北京大学完成了EMBA 课程,2009年又在长江商学院进修了一段时间。不过,他自幼就开始经商,大部分的商业知识也是从实践中得来的。他13岁时经营过一间小卖部,之后迅速发展,很快就在新乡市开了好几间分店。朱国凡说,那时他要兼顾10间餐馆,每天从早忙到晚,非常疲惫,只有下午可以休息片刻。有一天他无意中经过一家美容院,发现里面提供洗脚的服务,就这样他便与足底保健结缘了。

  朱国凡看准了足底按摩市场在中国的发展前景,于是他卖掉餐馆,投资1.43万美元,聘请了100名员工。第一家店面有280平米大,可以同时招待36位客人。但是,初创期员工流失率很高,毕竟没人愿意每天给人洗脚,忍受那种难闻的气味。几个月后,只剩下3名女按摩师还在坚持。朱国凡带着这3位按摩师,还有一位他亲自挑选的按摩专家,开始钻研能让客人满意的按摩技法。他说:“早期按摩师们会给彼此按摩,从而找准穴位,训练手法。”他们还会尝试加入草药和传统中医等元素。“客人的反馈让我们能够不断提高按摩技巧。”

  如今的良子瞄准了高端市场,店内装潢细腻考究,潺潺流水很有情调,充满佛教特色。良子的员工都要经过全方位的培训,和从前一样,大部分按摩师是女性。男性按摩师数量很少,主要为女性顾客提供服务。

  1997年,良子足浴店在河南新乡推出后立即大受欢迎。李强生是第一批入职的经理,他回忆说:“那时候真的很赚钱。”他加盟良子之前曾在河南省做过餐饮业,如今在广州经营自己的足底按摩店。“我们从一开始每天接待的客人就超过200人。”

  1998年朱国凡投资110万美元,在北京开了两家规模较大的门店。从那时起,良子的分店就开始在全国遍地开花。朱国凡表示,当时每年新增店面的数量多达70到80家。不过,市场上也出现了许多跟风者,还有假冒的良子按摩店。由于中国的版权法不健全,朱国凡对那些假冒店无能为力。另外,特许经营的方式也让朱国凡鞭长莫及,品牌形象每况愈下。在这种压力下,朱国凡的身体承受不住了,他想要重新开始。他对公司名称稍作调整,改为北京台联良子保健技术有限公司,公司标志也做了改动,以示区分(以前的连锁店还沿用良子健身这个品牌名称)。

  朱国凡现在最关心两件事,顾客信任度和员工满意度。他表示,良子按摩师的薪水比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的同行业工资高20%到30%,比小城市的工资水平要高出50%。他说:“高工资是维持高水准服务最有效的方法。如果你开出的工资能让员工和他们的家人有一个好的生活水准,他们会更忠心,也会更努力地工作。”这套策略还是比较奏效的,但许多人仍然对按摩行业心存疑虑。朱国凡的竞争对手张明说:“从政府官员到普通百姓,绝大部分人都把按摩和卖淫联系在一起。如果没有一个统一的行业标准,这种状况很难改变。”

朱国凡希望这一次可以实现有序扩张。他说:“我们从2007年开始又在增加店面数量,不过这一次速度放慢了很多。”朱国凡计划在全国开设120家分店,在这样一个水平上,他相信质量可以得到保证。

  “2004年前,中国人不了解这个行业,以为里面就是卖淫。不过从那时开始,足底按摩已经逐渐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生意人来这里谈生意,朋友们来这里放松,还有人在特殊日子里带母亲前来体验。今后足底按摩的市场肯定会越来越大。”